珠三角九市融入大湾区发力点 交通互联互通产业承接平台

2018-01-23

珠三角九市融入大湾区发力点 交通互联互通产业承接平台
2018-01-23 05:34:26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原标题:珠三角九市融入大湾区发力点 交通互联互通产业承接平台)
 
 
港珠澳大桥“中国结”桥塔。
 
 
粤港澳大湾区写入去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一周年之际,珠三角九大城市前两周陆续交出了首份成绩单:9份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里,对于去年各自在大湾区建设里做了哪些事情作了官方总结,也对今年的工作计划进行了安排。
 
仔细分析9份官方报告,大致可以看出各城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大战略里寻找自己的位置,也能一窥各城在湾区建设中的施政思路。
 
南都记者注意到,9份报告里涉及大湾区的表述里,不约而同地把基础设施联通和产业承接平台摆在突出的位置。基础设施联通自不必说,产业承接平台方面目前各地均已紧锣密鼓有所动作:广州有粤港深度合作区起步区,深圳有前海合作区和深港共建的河套地区,珠海有珠港澳大桥经济区,东莞有滨海湾新区,惠州有环大亚湾新区,佛山则有广佛同城化合作示范区,中山有四个市级产业平台,江门有大广海湾经济区,肇庆则有大湾区大西南企业总部基地、大湾区(怀集)绿色农副产品集散基地。
 
更进一步分析,虽然各地都有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对接平台,但平台之间的发力方向则各有侧重:离香港最近的深圳在前海和河套地区主打的是深港共建;省城广州在突出南沙交通枢纽的优势;邻近的佛山在强调广佛同城的带动作用;凭借珠港澳大桥的建成,珠海在发力建设大桥经济区和物流合作园;惠州和东莞则立足于自身的制造业基础,努力在科研成果转化上和广深港对接;肇庆在力争成为大湾区连接西南地区的入口;作为侨乡的江门则在计划利用港澳同胞和华侨资源促成新合作;制造业基础较弱但农业资源丰富的中山则两手同时发力,一方面做制造业承接,另一方面则在努力做农业现代化。
 
9个城市各自不同的平台,不同的发力方向,一方面折射了各地在大湾区内部的地理位置、先天自然资源和产业基础的差异,另一方面也对下一步大湾区内部的产业协同和要素整合提出了更高的挑战,如何解题,也是这份九城成绩单衍生出的挑战之一。未来省政府乃至中央如何在更高级别进行统筹,值得关注。
 
广深珠

自贸区政策成为产业平台推动力
 
“启动粤港深度合作区起步区建设,实施粤港澳游艇 自由行 ”,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里对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进展的表述只有这一句话,内容简练但内涵丰富。
 
南沙作为广东自贸区之一,目前被广州视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发展平台和突破口。去年3月,占地20万平米的粤港深度合作区开发建设已正式启动。粤港深度合作区启动区位于南沙枢纽区块内部。整个南沙枢纽区块面积为10平方公里,定位是粤港融合发展试验区,将重点发展资讯科技、金融后台服务等八大产业,打造粤港澳生产性服务发展基地。
 
作为粤港深度合作区,广州市层面上对其交通的硬件配套也给予了极大支持:该地块未来将连通南沙港铁路、深茂通道、广中珠澳城际轨道、中南莞城际轨道、地铁18号线等多条国铁、轨道交通、高快速路,该区块内未来还将设有领事馆功能区。
 
如果说南沙的粤港深度合作区去年刚刚启动,占据地理优势、紧邻香港的深圳则先行一步。为此,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里详细地列举了去年产业招商方面的进展:“前海自贸区新引进汇丰前海证券等港企2400多家,新孵化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团队81个,启动深港设计创意产业园建设,前海新城建设展现新面貌。”而在深化深港合作关系上,双方还多了一个重要的平台———河套。去年,深圳与香港签署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合作备忘录,并加快了莲塘/香园围等4个口岸建设改造,意欲将此打造成“深港科技创新特别合作区”。
 
同样拥有自贸区政策的珠海,则把去年年底建成的港珠澳大桥放在焦点位置,其政府工作报告不吝篇幅予以突出———“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珠海历史性地站在了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连接点,作为广东省副中心和珠江西岸核心城市,珠海的战略地位更加凸显。”
 
围绕大桥,珠海也在报告中提出:“抢抓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机遇,推动珠港澳物流合作园建设,打造大桥经济区。”
 
佛莞惠

因地制宜全面对接广深港龙头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第二梯队,全面对接广深港等第一梯队是佛莞惠融入大湾区的战术选择,为此三城也因地制宜各出奇招。
 
作为大湾区内首个提出“同城化”战略的城市,佛山和广州一直唇齿相依紧密合作。在佛山市政府工作报告里,广佛同城也成为佛山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推动力。
 
该报告写道:“全面对接广州、深圳、香港等中心城市,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枢纽城市。以广佛同心携手打造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核心为引领,落实广佛同城化发展规划,重点抓好广佛环线及对接广州的9条地铁线规划建设,推进荔湾—南海、番禺—顺德、花都—三水同城化合作示范区建设,深化两地在交通、产业、科技、民生、环境治理等方面的合作。”
 
东莞则把滨海湾新区当作融入大湾区的平台,其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统筹滨海湾新区与东莞港建设,设立管委会并将滨海湾新区面积扩容至83 .2平方公里,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重大发展平台。”
 
和东莞类似,惠州也有环大亚湾开放型现代化新区。其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融入大湾区1小时都市圈。探索与香港、深圳等地共建产业园区,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强化科技创新合作,拓展仲恺港澳青年创业基地功能,扎实推进对接先进地区的发展通道、产业承接平台以及45宗现代产业项目建设”。
 
中江肇

补制造业短板同时开拓利用特色资源
 
同属珠江口西岸的中山江门肇庆,在制造业基础上比湾区其他城市有所欠缺,因此通过产业平台强化制造业基础自然是必备动作。但在此之外,三城的农业资源又是湾区其他城市不具备的,因此现代化特色农业也是融入湾区的优势条件。
 
中山在政府工作报告里直接摆了成绩:“农业现代化稳步推进,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3.6万亩,我市出口到澳门的蔬菜占当地市场的50%,出口到香港、澳门的四大家鱼分别占当地市场的40%和70%。”
 
作为侨乡,江门除了推出大广海湾经济区作为重大合作平台之外,其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搭建湾区合作新平台,充分发挥我市港澳同胞和华侨资源丰富的独特优势,着力在发展平台、交通设施、城市建设、科技金融、文化旅游、侨资侨智等方面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进行全方位对接,深化江澳金融合作,推动江深合作向纵深发展。”
 
肇庆则利用湾区和大西南门户的地位,在政府工作报告内提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与大西南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肇庆集聚辐射,谋划建设以肇庆东站为枢纽的大湾区大西南企业总部基地。打造辐射西南地区的水运集散中心,高起点规划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怀集)绿色农副产品集散基地”。